主页 >> 信息浏览

碧野的仙桃情(黄铮)

来源:仙桃市作协     |     发布时间:2009/4/9    |     点击:1451
    我儿时就常听父亲碧野说起仙桃的排湖,但至今也没去过。我认识的排湖是家中一把年久的羽毛扇,八根粗壮的黑色雁翎牢牢地镶嵌在骨扇把上,扇一扇凉风习习,扇一扇似黑缎闪烁,那是父亲从排湖带回来的。武汉夏长,体胖的父亲常与它为伴,四十多年了他珍爱这羽扇,也怀念他的第二故乡仙桃,怀念排湖。
上世纪60年代初,父亲来到江汉平原的沔阳,只见稻麦青青,阔野千里,河渠如织,棉白似银。他听说排湖好,于是前往。
  初秋,父亲在排湖第一眼看到的是沿湖新开发的五十万亩良田,正是湖区晚稻成熟的季节,稻谷金黄,渔民正驾小船在船头挥镰收割。放眼远望,湖区周围绿树像覆地的浓云,密密匝匝。
父亲在沔阳县委同志的陪同下入湖,到湖边来接的是排湖渔场场长,撑着一叶小船。场长是个中年汉子,水乡长大,渔民出身,划浆撑船是把好手,水路宽的用浆划,水路窄的篙撑,小船在碧绿的莲叶中穿行。
秋阳下的排湖静静的,像一面明澈的圆镜。白云飘飘,湖水荡荡,蓝空碧浪,水天一色。
  行船中父亲举目环望,湖面上,细浪粼粼,水清见底。菱角茎叶在微风中摇曳,游鱼出没在田田的莲叶间,荷叶在湖中浮动,白莲、红莲,花开万朵。排湖每年向国家交莲子百万斤,风送荷香飘万里,给这优美的水国增添了轻柔和妩媚。
  湖岸上,水鸟声声,给这幽静的水域增添了生意;湖上一群群雪鹅、天鹅,静静游弋,大雁也飞来混群,嘎嘎地叫着嬉戏。
  场长划着船,一边让父亲看湖水中的游鱼一边说:“你看这鱼游得多快,真是游鱼如飞鸟啊!”场长又介绍道:“我们排湖是个天然鱼库,草鱼、青鱼、鲤鱼、鲫鱼、鲢鱼,种类多得数不清。”穿过一大片青青绿绿的荷叶和娉娉婷婷的红莲,船向河心划去,船儿刚刚穿出荷丛,就望见湖心里出现一片奇景,长长的竹帘在水中伸展几里远,竹帘的两边都是大圈小圈,左一圈,右一圈,圈套圈,像长龙出水,奋爪腾挪。场长自豪地说,这是捕大鱼的迷魂阵。
  父亲离开排湖时,场长送他一把排湖黑色雁翎做的羽毛扇子作纪念。
  排湖上映日月星辰,下照富饶大地,闪闪发光,永不暗晦。排湖的美丽,渔民的勤劳智慧给父亲留下深刻印象。他寄情排湖,称它为“江汉平原的明珠”,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散文名篇《静静的排湖》。
上世纪70年代中叶,父亲被污蔑为走资派和反动学术权威,与母亲下放到排湖附近的毛场双剅插队落户,接受劳动改造,那时他五十岁了。父亲穷苦人家出身,干农活卖力,割晚稻了,他要求挑稻捆,重重的稻捆压弯扁担,压肿了双肩;收棉花了,他背大篓,为了多背将篓中白花花的棉花压了又压;收谷入仓了,黄澄澄的谷粒用箩扛,他只穿条裤衩一次扛上百把斤,与两个小伙子一天背三万斤谷进仓,天天满身泥满身汗。村民们对他说:“黄家老头,你悠着点干,要是病倒了我们心疼!”
  那时没肉吃,村民们只有每年卖了猪才有一点肉票,却常常给父亲送来龙骨(猪脊骨)票。母亲懂点药性,村里谁家有个小病都来要点药。姑娘媳妇买件花花绿绿的新衣服,都要拿给她看。父亲晚上要读书,队长送来小油灯。邻居忠伢家的鸡全瘟死了,没有鸡蛋,农家断了换油盐的来源,忠伢妈一边收拾死鸡拔毛开膛,一边掉泪。5岁的忠伢看见后马上跑去拿来一只碗,等着吃鸡汤,忠伢妈心正烦,拉过忠伢朝他屁股上一顿好打,孩子哭叫起来。父母正在门旁坐,看着心疼,赶快过去把忠伢拉到自己屋里,哄忠伢不哭,给他拿糖果吃。父母和村民们亲如一家,农民亲切地叫父亲“黄家老头”,叫母亲“杨婆”,农民们的善良纯朴使他们精神上得到不少安慰。
  毛场流传着一句歇后语“碧野买皮蛋——不找钱”,说的是父亲赶场,见一老婆婆提着半篮皮蛋从上午卖到下午都没卖出去,看着心酸,把皮蛋全包了,给她一张藏身已久的十元钱。老婆婆没钱找,父亲说:“不要找了!”
  有天晚上,生产队开会散场,队长拉父亲到河堤上走走,微风阵阵,月明星稀,队长悄声说:“黄家老头,看来你和大嫂是被人丢掉了的,你俩就留在我们这个村里吧,省得受人家欺侮!”多好的乡亲啊!
  农村生活虽苦,但农村干部正派,待人公正,农民纯朴对人有感情,父亲不像在“五七干校”时被叱叱呵呵的。农民兄弟姐妹从不歧视父母,生活上帮助他们,精神上支持他们。
  两年后,在当时的湖北省委书记张体学的关心下,父亲调回省城工作,临走时和生产队长一起,在村旁河边种了一长排杨柳,留作纪念。
  父亲对排湖,对毛场双剅,对仙桃总怀有眷念之情,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时光,留下了深深的足迹。那里是他心中的第二故乡。
  十年后,父亲在沔阳县委书记的陪同下,重回毛场双剅,看望乡亲们,当年种下的杨柳成荫。全村三百多口人迎在村口,孩子们争着叫“黄爹”。父亲和乡亲们拉家常叙旧,一起下地除除草,在场院里喂牛。此后二十多年父亲再没有回过仙桃,但是他从来没有忘记,那里的山山水水牵挂着他的心。仙桃的乡亲们也常来看他,就像到武汉走亲戚。
  二十年过去了。当听说仙桃繁荣了,尤其是近几年有很大发展,城乡富饶,父亲掩饰不住兴奋之情。他也听说排湖变小了,湖周已没有了像覆地的浓云似的绿树,湖中少了鱼群,湖面再不是一望无际的莲菱,心中黯然。
  前些年,仙桃市决定还排湖原貌,优化环境,在湖区着力发展鱼米蛋莲等多种农副产业,并把湖区开发为碧水与绿草相映,雁群绕湖飞翔,群鸭湖中游弋,风送菱荷十里飘香的大型生态园和休闲度假村。父亲闻讯十分欣然。他习惯地摇着排湖带回的羽扇,沉浸在昔日的时光中,想念着排湖,想念着双剅,想念着他的第二故乡仙桃。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