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通顺河上的吊桥(一粟)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4/2/20                           点击:1253

在国道仙桃与潜江的交汇处,是一个叫做深江的小乡。沿着与公路垂直往北的一条小路一直往前走,约莫一两里,有一条河,叫通顺河,是汉水的支流,宽阔的河面上有一座美丽的吊桥。

吊桥长约三四百米,由悬索、锚锭、钢板等组成。实用、朴素、简约、美观。河的对面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游潭村一组。隶属于仙桃市郑场镇,在镇的西南角,却离镇有二十里。村民一般上市场就去深江,或是经深江上毛嘴或潜江,所以村子里的人无不喜欢这吊桥,它是通向外面的必经之道。
    通常我一年要回去两次,清明和春节。有了这吊桥之后,好象去的更勤一些。每次去都要好好地看看那吊桥。最喜欢的是清明前后油菜花开的时候,那里简直就是一幅唯美、绚丽、多彩的图画!

    从深江进去的那条小路,走过上十户人家后,眼前为之一亮,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这条沙土路不宽,刚好一辆小车通过。右边是一排排柏杨,呈斜坡,坡下面是缓缓的河水,清晨河面上泛起一层层的水雾,这时节河水很瘦了,两边的沙滩也显露出来。左边是一望无际的油菜和麦苗,农田的深处隐约着几座楼房。

    色彩鲜艳的颜色充盈眼前,明亮的黄和绿如延伸的带子,如地毯般包围着你,嘈杂声、喧哗声都远去,花草饱含露珠,清新润泽,空气湿润而清甜,伴随着醉人的馥郁花香、青草和泥土的气息。

走着走着,你的脚步不由地变得轻盈,有一种漂浮其中,飘飘欲仙的感觉,有一种不着红尘,不食人间烟火的超脱,真怀疑步入了世外桃源。似乎是在寻根、寻梦,可又谁说不是呢。

小路的尽头,没有了柏杨,两边全是油菜,把路都占去了一大半。人在油菜花中穿梭,蝴蝶蜜蜂嘤嘤嗡嗡翩翩起舞忙碌不停,还有小虫儿躲在看不清的角落里切切私语,耳边响起的还有小鸟清脆的歌唱。右边的油菜花延伸到河里,左边的油菜花小巧地划着一个弧形。到了坡的最高处,你会忍不住停下来张望,前面油菜花下出现一条宽阔的河,水雾慢慢地淡去,河水清澈,倒映着墨绿的树木、蓝天、白云,还有阳光斜射下波纹点点的金光。河水在眼前优雅地一分为二,呈三角状。一片浓郁的树林矗立三角处。河水一条横贯仙桃,一条呈环抱之势,最后都流入长江。通顺河的对面是堤,堤上长满了金灿灿的油菜花,在花的海洋中还有几排整齐的房屋。小路拐弯下坡,在油菜花的掩映下,一座神奇的吊桥横贯河中。

见过这吊桥的人无不惊叹它的美。那是一种简单到极致的自然质朴的美。与这河水、土地、生活的人们紧密相连。走在桥上,你得小心翼翼地,放慢脚步,脚下的钢板发出哐铛哐铛的响声,有些畏惧。更重要的是,你的眼睛无法闲着,你无论低头、远眺、侧目、仰望,无不感觉置身画中,怎能不令人心跳!

过了这桥,就是我故乡。站在屋前台阶上,可清晰地看见从桥那端走过来的,是谁家的客人。你无法不联想到: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看过不少地方的油菜花,没有一处有这故乡的油菜花美。那里是成片成片的花的世界,好象天空都要被染成了金黄,偶尔婉约地摇摆出几条曲线,还有堤及蜿蜒的河水,画龙点晴的,是那纽带般的吊桥,堪称神来之笔。

坐在堤边陶醉在人间仙境中,静静地聆听到自己的心声。偶然有一两只小鸟毫无顾忌地在草地上撒欢,或者三五只鸭子在河中觅食,不时呷呷呷地叫,还有不远处的老黄牛吃两口草甩甩尾巴睁大眼睛时不时好奇地瞪着你。如果幸运的话,会有一大群成百上千的畅游的鸭子从河水的拐弯处成各种队形扑腾而来,随后而至的,还有一老翁戴着斗笠,摇着双桨,驾着小船。画面一下子就生动活泼起来,还有小孩子们在桥上跑来跑去。

不经意一瞥,还会瞧见桥边有一废弃的渡船,那是一种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诗意。这吊桥有五六年的历史,经常有载重的摩托车三轮车板车的经过,使它看起来有股沧桑苍老的味道,象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新的石拱桥已经勘测计量过,马上就要施工了。这吊桥也将完成了它的历史史命,退后舞台了。而旁边废弃的古老渡船,就诉说着它的前身。这里是有着沈从文笔下《边城》里的渡船。最早用桨,咯吱咯吱的,然后发展为用铁丝把两端固定,用手拉,后来更先进点,装了轴承,只在岸边摇就行,省事很多。

这渡船上也有过如《边城》里翠翠一样美丽的姑娘和动人的爱情吗?肯定是有的吧。这河水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人,该有多少故事发生。事隔多年我还清楚地记得的,那个悲惨而又壮烈的真实故事。那年发大水,河水奔腾、翻滚、壮阔。早上渡河去市场的人们回来,许是载人过多,或是河水太凶涌,船行到河中时一下子翻了,全船一二十个人全部掉到水里了。那时是手摇桨的渡船,虽然河边住着的居民无不水性良好,可那船中多数是老人,我们那平虎哥,还带着五岁的侄女和三岁的儿子,他先后把两个孩子甩到岸上,又去救起两个阿婆。全船的人都安全救起,咆哮浑浊的河水独独无情地卷走了平虎哥。苍天呜咽,那年他才二十五岁。

多少年来,游潭村的人们就盼望着这通顺河上能架起一座桥,殷殷期盼啦。这吊桥怎能不受欢迎,不深入人心!

我每每从吊桥上经过,不由自主地想起《廊桥遗梦》中的廊桥。活生生的亲切的它比那廊桥更有风情。

村子里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外地做衣服。有一个小伙子在打工时,和一个潜江的,家住在公路边的姑娘相爱了。两人同是缝衣车工,在一个工厂打工一两年,情投意合,回家准备男婚女嫁时,那女方家长死活不同意,坚决反对的理由就是这村子太偏僻,虽然环境优美民心质朴生活富裕,但隔着一条河,进出太不方便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娇滴滴的女孩儿哪有嫁到这旮旯的道理呢?确实,也是实情,村子里的姑娘都往外嫁的。

情侣俩感情要好,态度也很坚决,不结婚就不回家,又僵持了一两年。幸运的是,吊桥这时候架起来了,女方的家人再来看时,不胜欢喜,一桩美满的婚姻也在喜气洋洋皆大欢喜中建立了。

春节回故乡时,就是人多热闹。有了这吊桥,在外务工的,回来的次数更多了;村子里的姑娘,也不愿意嫁到外面去了;亲戚间走动的,也更密切了。

吊桥,你是家乡一道别致的风景,人们的日子因你而滋润!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