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五湖记忆(麻辣派)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0/4/17                           点击:3115

 

说起五湖,大家都止不住心中跃动。因为五湖的名字里还有渔场两个字,充满农家生活富饶欢喜的味道。这是大家所熟悉的五湖,在一个不那么适合游览的冬天,迎着北风在五湖收获了一段距离、一道芦苇,一个小岛,鲜活而清晰。它们在冬天里并不冷漠地美丽着,遥遥呼唤着记忆,渔人的劳作和农民插秧的画面互相迭加。

在五湖,水是最寻常的,人们生活中的幸福和哀怨都围绕水展开,因水而获,因水而苦。但是眼前这些水都不足以惊动人,五湖的水在夏季才汪洋恣意。过了那道高高的堤坝,无边无际的田野地在夏季是一片泛滥的汪洋,正适合无边无际地想象。幸好是冬天,水大概也要冬眠,得以沿着一条平坦的水泥小路来到中心的阳明岛。这才见识了汪洋中的一叶小舟——岛的模样。不大的岛,岛上的地基出奇地高,高过房子许多。所有的房屋都需要仰视,目光可以从容爬上那几十级台阶。在平原湖区见到这么高耸的房子实在稀奇,却是不得以。碰到水势大涨的时候,出行全部靠船,所以门前屋后系着的船远远超过在门口停着的车。这是不同于周庄的另一种水乡风格。那是打发闲情逸致的小镇,这是看似优美却辛劳的水中乡村。大水不能淹没的众多老柳,守着干涸的池塘,顺带系着的每家每户的小舟。湿地特有的群群飞鸟被陌生的访客惊起,颇有怨言。这些潮湿而清新的场面一定能让摄影师的眼睛多出许多素材,只是地偏人远,很多风景一年又一年同柳树一同老去。在夏季它们会大半身躯没在水里,岛上的人都会迁到堤坝外的居住点,它们岂不是更寂寞?还好,鸟群在树梢飞来飞去,不知疲倦,不畏这深冬树枝上点点亮晶晶的冰霜。

正是:古柳斜船人家,落鸦与谁噪呱。

绕到岛的另一面,才惊奇地发现,虽然眼前的东荆河并不宽,水流似乎也不那么急,过河却有索道。虽然比不上旅游景区那么精致,却有悬于河上的惶惶和欣喜。如果足够勇敢,在索道上看两岸,风光各有千秋。宁静的村庄,无边的野地,都用这索道连接起来。索道下方,也有渡船,同样是一根索横在河上,想想在旅游景区花的那些钱,着实冤枉,还是在这里花点力气当一次船夫实在。可是当地人并没有开发大好旅游资源的想法,这索道这船,不过是他们来往于两岸运芦苇、运鱼的工具,不过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什么浪漫的体验。

到了对岸,筐子篓子里都是鱼。地上丢弃着不少被北风风干的鱼,感觉就像是踩在农家菜馆里那些卖得挺贵的腊鱼上。从不买菜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估算鱼价。对于养鱼的人,只是运费和成本的估算。一条很大的船被改造成船屋,打开的门窗坦荡地迎接我们的好奇。旁边有一个地地道道的茅草屋,挺宽敞,挺气派,屋顶都是茅草厚厚实实扎成的,在阳光下光辉着稻草独有的金色。屋前有国旗,立得端正,在这满眼的冬的寒白中添了一些色泽。

然后,这些在城市里关久了的人就激动起来。芦苇,连成一片的芦苇,即使收割了多半还是望不到尽头的芦苇。这些把路边几株芦苇都当宝的人被撩拨得心痒手痒,不用招呼,不怕泥地湿滑,不停地折芦苇。动作太大,吓跑了水中的一群鹅,嘎嘎抗议着游走了。摘到累了,手拿不下了,停下来,水面正映照着金色的阳光,风过,芦花如雪一样漫入天际,好似梦里才肯出现的绝美光景。人生最美丽的相遇都是片刻而已。阳明,还是那个阳明;五湖,还是那个五湖。以前不知道自己的美丽,现在大概也不知道,只是这群闯入者在感慨,在惊奇。哪怕它们原本就有含蓄而深刻的名字,它是它,我是我。世上的风景还是该在恰当的时候与恰当的人相遇。这片雪精灵一样的芦花在当地人眼中值不了什么,因为每家门前堆着的不是农村常有的棉花梗、稻草,而是很高的芦苇。当地人看重的是芦苇的实用,所以芦花的扬起飞落,带动的是一些喜欢飞翔的眼神。而酝酿这些雪般芦花的大片的芦苇已被割倒,等待对岸的人来捆绑。

我们离开的时候,还有芦花拂过面前,忍不住想:芦花大概是这么年年传递的吧。什么时候我们能恰好在最好的光景里相遇,才不辜负彼此的青春。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