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沔阳读水(严启应)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0/4/17                           点击:3218
 
    沔者,古汉江之通称也。阳者,山南水北之谓也。这就是沔阳的来由。千年前河床改道,沔阳转到了沔水以南,地名却一仍其旧。
    民谣云:沙湖沔阳州,十年九不收。所以然者何?水之患也。无论“沔”还是“汉”,均有一个“三点水”在侧,沔阳这个地方注定与水有着不解之缘。有情缘,也有孽缘。不同的是,历史上是水患,如今是水利;过去是为水所累,今天是因水而兴,凭水而富。
    江汉之水天上来,流到沔阳久徘徊。江汉平原曾是水乡泽国,而置身腹地的沔阳更甚。来自青藏高原的长江水和秦岭山脉的汉江水在邻近处汇合,使地势低洼、无山无岭的沔阳成为天然的“水窝子”。通顺河、东荆河、通州河、西流河、夏纳河、大陈河、小陈河、洛江河、玉带河、展翅长河、窑河等数十条大小河流纵横交错,织成水网;作为千湖之省最大湖泊的洪湖虽在解放后划出沔阳,但还是有排湖、五湖、越舟湖、芦林湖等上百个湖泊星罗棋布;洪土垸、草八垸、九合垸、赵西垸、丰实垸、七十三垸、八十四垸等诸多民垸抬腿即是。这些河流、湖泊、民垸,无一不是水的世界。水滋养了沔阳这方土地,引导着沔阳的潮流和走向。
    沔阳的水虽无飞流直泻、激情万种的瀑布,也乏王维笔下那种“漫”于石上的清泉,却有它独特的个性。时而怒如腾蛟,时而静若处子。洪峰到时,狂涛翻滚,浊浪排空;而秋高气爽的季节,水面则如镜似绸,柔情四溢。旧时代的沔阳屡遭水灾,每每一片汪洋,浪打沙埋者不计其数,余人倾巢而出,逃荒在外。而今,全国各地都有沔阳灾民的后裔,其中以嘉鱼、蒲圻、华容一带为最。
    沿着半个世纪的治水足迹,我们看到,水这头凶猛的怪兽已被驾驭,其温柔、和美的一面逐渐显现。沔阳人先后建成了杜家台分洪闸、黄陵矶排水闸、王家场拦洪闸等大型防洪设施,建成了泽口闸、北坝闸、大福闸、姚咀闸等大型引水灌溉设施,建成了排湖泵站、沙湖泵站、杨林尾泵站、江家垱泵站、周邦泵站等一批能排能灌的综合设施。与此同时,对汉江遥堤、东荆河干堤、公明滩堤和东部民垸围堤进行了全面修缮。特别是1998年大水过后,对所有水利设施统一整险加固、砌岸护坡、植柳防浪、灭蚁保实。有了这些强有力的措施,人们得以充分利用水资源,大做水文章。数万亩莲藕,使沔阳大地“映日荷花别样红”。水上飞的、水里游的、水边爬的随处可见,成为这个“梦里水乡”的主打产品,销往五洲四海。即使是小坑塘、小沟渠、小湖滩等“闲”水,人们也种上菱角、茭白、鸡头梗,培植出许多无公害菜品。
    沔阳的水,不光能为人所用,还能“玩”。穿城而过的仙下河垂柳依依,水风徐徐,情侣双双,游人阵阵,桃花、菊花、梅花四季不断。北面的汉江则给市民提供了一个休闲、健身、娱乐的江滩公园。沙湖外滩湿地别有一番风情,坐上电瓶船,穿行于芦苇荡中的湖沟港汊,宛如到了“沙家浜”。
    排湖最值得期待,水泥路、景观林、湖中湖、假山、荷塘、草场初具规模,亭台阁榭已在兴建之中。假以时日,这里将会出现一个能与杭州西湖、武昌东湖相媲美的水上乐园。
 
(作者简介:严启应,仙桃市孔子研究会副会长,出版诗集《半粟集》、《半粟集续》,散文集《湖滨絮语》。)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