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冬枣(黄一叶)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4/6/24                           点击:1196
冬枣回来了。晚饭的时候,九里沟街坊的娘们传开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男人们丢下碗筷,到冬枣落脚的店铺凑热闹。
冬枣风韵依旧。浅色短装,休闲七寸裤,透着女人特有的气息。她有说有笑,和街坊打招呼。当然,店铺老板少不了安排一桌牌局为她接风。老板娘花姐是冬枣结拜的干姨娘。
怀贺最喜欢和冬枣打牌了,总想坐她的对面。都说谁坐她对面谁有福气。怀贺不明白,三十出头的娘们,咋保养得这么好呢?双乳挺挺的,乳沟深深的,在灯下白皙圆润,轮廓分明。
怀贺码牌故意不往中间推,他喜欢冬枣双乳搁在牌桌上起牌的样子。这也是男牌友都喜欢坐她对面的原因。
打牌自然少不了插科打诨,口边都是荤话,就像到了放牛场。“冬枣,我的雀雀要夹紧,不把你吃。”“嘿嘿,我要嵌二条呢。”冬枣总是笑嘻嘻地应答,朝怀贺直抛媚眼,抛得怀贺心里痒酥酥的。
他妈的胡瓜真有艳福,奔五十了还有嫩草啃!怀贺胡乱想着,哪有心思整牌,眼睁睁看着冬枣“飘赖子”,杠上开花“黑摸”。牌局如人生,变化大着呢。
听花姐讲,冬枣在场子里混的时候,结识了单位上的罗胖子。罗胖子是胡瓜的姐夫哥,就撮合了鳏夫胡瓜的好事。一来二去,这个组合家庭也有五六个年头了。
原本胡瓜和冬枣过得十分美满,一起在九里沟渔场养鱼。胡瓜常弄些时令湖乡野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中长的让冬枣尝了个遍。冬枣丹凤眼,双眼皮,两颗硕大的黑眼珠灵动轻佻,摄人魂魄,走起路来双乳颤动,风姿绰约,加之话语亲切随和,热情大方,引来无数逡巡艳羡的目光。
都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第二年,宝宝出世了,胡瓜心里比灌了蜜还甜。冬枣笑得更甜更灿烂了,到街坊走动的次数也多了。喜欢和她打牌的男人越来越多,都想把风抢在她的对面一睹风采。
门外喇叭声响起,摩托车熄火。推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是胡瓜。他从三公里外的渔场赶来了。屋里灯火通明,蚊虫绕着灯光飞来飞去。周围站满了乡邻,都是来看牌的,顺便凑凑热闹,听听新闻。胡瓜点燃一颗烟,大口大口地吸着。牌场安静了许多,牌桌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大家心知肚明,以前的事如在眼前。
女人玩起来真的不要命啊!就是因为到花姐的店铺里打牌,冬枣的宝宝刚学会走路便跌进鱼池淹死了。这让胡瓜狠狠地伤心了一阵,还和冬枣大闹了一场。当时吓得她不敢回鱼棚过夜了,身子骨发抖,哭得泣不成声。
怀贺和胡瓜是穿破裆裤玩大的伙伴。一起滚铁环,打撇撇;一起上学,逃课;一起戽鱼,挖藕。家和万事兴,怀贺总是在他俩吵嘴时从中劝和。他的细心也成全了他的风流韵事,某一夜,冬枣倒在了怀贺的怀抱。怀贺的鱼棚里从此多了一位常客。怀贺回家过夜的次数少了,借口在鱼棚照夜。
胡瓜渐渐和冬枣疏远了。胡瓜失去宝宝后,情绪低落,和旧情人私底下来往的事败露,鱼池也被下了毒。
一气之下,冬枣出走。偶尔回来,就落花姐那。胡瓜倒也知趣,得到消息就来接她。
冬枣出走频繁。回来时一次比一次风光,一次比一次有魅力。冬枣还邀请干姨娘、干姐妹们到城里的歌剧院消遣。有关她的传闻和猜疑也多了起来。
一个夏夜,冬枣悄悄潜入了九里沟。她没去胡瓜那,而是找怀贺去了。
风凉飕飕的,夹杂着鱼腥味,鱼棚外不时传来蛙鸣。一阵欢愉后,冬枣躺在怀贺怀里,怀贺轻抚着冬枣滑爽的肌肤。冬枣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她怕回不去了,见不着自己的儿子了。
怀贺一怔,坐起来替她扇风。她告诉他她的婆家在桃市长口镇,她读初中的时候被一个青年强暴,后来那个青年死缠烂打成了她的老公。刚进门就生下一子,那年她十六岁。她又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儿子也快读初中了呀!
后来呢?怀贺细声问。冬枣说,孩子未满周岁,他爸因赌场放码持械斗殴坐了大牢,判了十五年,还有两三年就要出狱了。唉,我浪了这十多年,靠哥们姐们才混到今天。我个女人容易吗?在赌场靠拿片子吃红,帮老总引几个钩子下注混日子。在赌场结识了你们这里的罗胖子,他出手大方,是个爽快人,玩得也清爽,我才同意跟胡瓜过的。
说着说着,冬枣哽咽了,胸脯一起一伏的,把怀贺贴得更紧了。她说急着来不为别事,合伙做一笔生意,缺两万块的股金,周转半个月就还。冬枣缠缠绵绵一折腾,怀贺就答应把钱打到她的账上。冬枣乖巧地深吻怀贺,怀贺如坠雾里云中。
言而有信,冬枣很快还了钱。冬枣做她的生意去了,这一去,一两年没来九里沟。据说今年在胡瓜那里过年,正月十五忽地走了,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手机换成了什么号码。
冬枣又回来了,豆麦未熟时节,她回来做什么呢?怀贺哪有心思打牌,他的双眼在冬枣的身上游走,又一根烟赶一根烟往胡瓜那里递,嘴里哼着花鼓调。
午夜,牌散了。胡瓜驮着冬枣走了。摩托灯光如萤火虫一闪一闪地消失在茫茫路途。
冬枣回来做什么?她坐牢的老公后天要出狱了。
冬枣把这个消息告诉胡瓜,胡瓜依依不舍。彼此都后悔没有珍惜,把这短暂的姻缘和了稀泥。说着说着声泪俱下,都觉得对不住对方。
东方发了白,鱼棚外池塘边草丛上的露珠在晨光下晶莹透亮。胡瓜打了几条鱼,抽了些藕条,扯了几把带吊水筒子的蒿菜,要冬枣带回去。
冬枣走了,接她的老公去了。
冬枣前脚刚走,九里沟就出事了。罗胖子被派出所抓走了,罗胖子的婆娘哭成了泪人。人们议论纷纷,我们九里沟就罗胖子吃国家饭,他怎么会贩毒呢?
人群中,一个蓄寸板头的青年嚼着槟榔,心想罗胖子咋翻船了呢?他是罗胖子的马仔和毒品吸食者,知道罗胖子是很谨慎的。罗胖子的粉过境,学的是电影《闪闪的红星》里潘冬子的手法。潘冬子将盐化成水浸在棉袄里躲过关卡,罗胖子是将白粉化成糊汤浸在棉织物里骗过了海关安检,一次次得手。
寸板头立马拨通了冬枣的手机,说罗胖子出事了,叫她有多远跑多远。原来,冬枣在赌场贩毒啊!
流浪的生活就要结束,冬枣正高兴呢,听到寸板头的电话,心里一惊。她想这下完了,返身去了娘家。
冬枣的父母都是残疾人,父亲是瞎子,母亲是跛子。冬枣从小受的苦就别提了,一切家用都是冬枣奔波积攒下来的。好容易才把两个弟弟拉扯上了大学,但是冬枣自己走上了不归路。
回到娘家,冬枣的妈一瘸一拐地忙碌起来。娘俩拉了一夜的家常,冬枣说了很多异乎寻常的话。
能跑到哪里去呢?冬枣想。
天一亮,冬枣来到长口镇,在她儿子的学校门口站了许久,默默祈祷。妈妈来看你了,爸爸今天就要回家了,回家了……
冬枣望了望初夏的天空,太阳直晃眼睛。她没有犹豫,径直往派出所的大门走去。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