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美的追求者(涂光群)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4/6/20                           点击:981
——记早逝的获奖作家王振武
 
80年代初期,曾经崛起了一位不算年轻的新作家,就是武汉歌舞剧院的创作员,湖北沔阳籍的王振武。1981年,他在武汉的文学刊物《芳草》月刊当年第三期发表短篇小说《最后一篓春茶》,描写茶乡一位采茶姑娘和一个大学生出身的评茶员相爱的故事。浓郁的湖北西部山乡生活气氛及色调,细腻的人物心理,特别是青年女性心理的逼真刻画,讲究的谋篇布局,不久就引起读者和文学界注意,先是被一家大型文学杂志转载,次年年初被评选为全国优秀短篇小说,作者因之到北京来领奖。就在颁奖期间,他又在河南的《莽原》文学丛刊发表另一短篇《新姑娘上路》,也见出他是位青年女性心理和农村各色人物心理、性格描写的能手。这之后,我结识了这位湖北老乡作家。以后,我每次回湖北,总要去武汉歌舞剧院一间简陋的单人宿舍去看看他。他到北京来,也到我家里。他大约比我小三四岁。谈起来才知道,我们曾在中南文艺学院同过学,他在戏剧系学习过,后来就分到武汉歌舞剧院了。我们之间的交谈,没有什么拘束。记得他不止一次同我谈过给小小年纪的他(那时他不过十三四岁)印象最深的文艺学院的几个漂亮姑娘,一一告诉我这两三个标致姑娘后来的命运,谁嫁给了什么人,其后的遭遇。有个顶漂亮的姑娘最不幸,离婚了再嫁,第二次婚姻仍然不幸。那时我们青春年少,又是学文艺的,谁个对美的异性不敏感,不欣赏?他说的那两三个姑娘,我都有印象。不过他比我对美(女性美是世间最令人倾倒的美)更加念念不忘。我见到他时,他已经四十大几了,仍是光棍一条。我猜想,他对婚恋对象的设想,恐怕也是高标准、理想主义的吧,特别是在美的水准上,不愿降格以求,这也许是多年来他未婚配的一个原因吧。
我听说,他曾在湖北西部长阳县长期深入生活。他最初发表的受到好评的那两个短篇,大约也是从长阳汲取的生活素材。长阳,对于全国许多人来说,确实是一片未知的相当神秘的土地。我也是听他讲起长阳丰富的民族(长阳居住的大多是土家族)民间文艺,像民歌,舞蹈,以及淳厚、独特的民俗等,而萌生了想去长阳走动的想法。但未去长阳之前,我却从他(大约是1981年下半年)拿给我看的未曾发表的一两篇中篇小说稿而沉醉过。我读当代作家们的小说,似乎从未用过“沉醉”这词儿。然而读振武那个中篇爱情小说,我确实是沉醉了,我为小说女主人公茶儿,和她那身处社会底层且身体畸形、绝非俊美的情人,两人突破世俗束缚而惊世骇俗地相恋,刻骨铭心地相爱而沉醉了。的确,这对乡野恋人,和作者所叙述和表现的场景、语言之真之美,使我不禁想起沈从文先生早年的短篇《月下小景》。但我的印象是,它比《月下小景》更富纵深感、立体感,也更奇美,的确,那是一种奇美。我认为这篇小说的艺术性,跟某些流传下来的情爱经典小说相比,并不逊色。另一篇则是他创造的上古原始人类系列小说之一,也很独特。在1981年的“气候”,这两篇小说,读过的人都说好,但似乎难以发表。作者也未要求发表,只不过是请朋友们看看征求意见而已。话虽这么说,我觉得这样的小说未能面世是很可惜的。
90年代初,王振武突发中风。才五十多点年纪,为何竟得了这衰老者的病?他在北京朝阳医院住院时,我曾去看望他,这时已是病相明显,无法同他谈论创作了,只祈望他病情能够减缓,以至完全康复。但天不赏以年寿,他一病不起,竟在54岁的壮年溘然仙逝。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正是为社会创造佳作之年华,却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真是永久的遗憾,中国和世界可能为此失落了一两部永恒的作品。
王振武去世两年后,我终于去了长阳一趟。长阳比我想象的更美更神秀。它是公元400多年,郦道元《水经注》记载的鄂西土家族先人“武洛钟离”之乡。自那时起长阳就有许多美丽的传说。它还有道教香火旺盛之地,奇绝、秀绝的天柱山峰。一条清江,水质清冽,柔软如缎,婀娜多情,养育了淳厚多情的土家儿女。我想正是山川的灵秀,人情的丰美,造就了王振武这位作家。我相信这位作家的事业,还会有后继者。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