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花语诗选(花语)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4/6/20                           点击:929
《而。现在。现在》
 
我感到厌倦,亲爱的
我厌倦了生。厌倦了死
厌倦了五千年以来明争暗斗的打蛋器
面具下的掌声与吮吸
那些凸鹫啃噬的腐烂与交易,那些黑洞洞的枪口猎人般的微笑与玄机
令我不安
 
像这样一个冬天,牛
不断地吃草。反刍。咀嚼旧约里的教义
那些枯草一个月以前
还是翠绿,割草姑娘散漫空中的青草气息
曾经那么阳光、空灵与和煦
而现在。白桦树新添的刀疤不断挤伤一只燕子的眼睛
我在离你很远的地方写诗。忧郁。新愁旧恨交集
我们还不曾提及永恒。电话里的大西北有雪花飘落
我叫你三叶草。小山羊
谈彼此的艳遇。过往像一张泄密的旧羊皮
我们把雪绒花串在一起制成挂历
我们把浓酒攒在一起制成书签
然后,等相遇的瓶口开启
让日子一页一页翻过,芬芳四溢
让头顶的雪啊,白白地
白白地落下来
 
可是现在。一切都是虚幻
远方轻衔隐喻
季节的龋齿贮藏不了爱情。你高挑的眉骨
有落叶扫过的痕迹
 
《我在院子里看风景》
 
我在院子里看风景。靠近人生的冬天
丁香、海棠、桃树、杏树、石榴、樱花树
必须接受人一样残忍的结局
活着或死去、长眠或涅槃
我忍辱负重,渴望轮回
 
院子里跳房子的孩子,有我七岁时的背影
她双颊粉红,短靴时尚
有着中产阶级的自信与雀斑
她踢啊踢啊,我曾是她脚下那只散珠的算盘
在背剪双手的街口,寻求避难
捆着铁丝的条凳吱吱呀呀
我坐哈白气,离群索居
 
这些日子,我吃素食,剪凸指甲,说粗话,不和坏人勾搭
多红的糖葫芦,我绝不吃最后一棵山楂
院东,挖墙角的女人手里的铁锹,锃亮
她挖走了我的蚯蚓。并对我微笑
我假设她钓到的泥鳅,吐着蛇的信子
我懒得嫉妒。因为我确信,她惯于背叛的沮丧终有一天
会和我一样
 
老天一定会告诉那些偷锹的人,挖错了地雷
炸断了假肢,上帝是不会给以同情的
现在,她把挖出的土埋回去,对我再次微笑
我耸了耸肩,吐一口烟圈
抚摸高中和同桌打架留在左手背上的牙印
痛,隐隐的
 
《一只公狗与一只母狗在一起》
 
我怀孕了。你说
我大吃一惊。噢。我说。这没什么
一只公狗与一只母狗在一起
不发生点什么,就太不正常了
你是打算生下,还是打算堕胎
 
你说呸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说,嘿嘿,是啊,吐出的象牙也不齐
怎么样,要不要
我带你去。XX医院妇产科的那只扩宫器不错
上个月,我曾经做过陪护
陪一个同乡,去那里为革命计划生育
 
《盆景》
 
他的手再往下滑一寸
她就在他的怀里了。几乎可以这样说
在他的怀里。蔷薇芬芳
小刺。粉紫。花萼张扬
 
而她,是盆景的另一半
在他怀里
不用培土。浇水。施肥
野风吹
吹出香。惺忪。野味
 
《我曾经抱怨敌人太多》
 
我曾经抱怨敌人太多
他们让我憎恨。愤懑。内心里法码失重
野蒿,高过秋墙
现在,我抱怨敌人太少
我无思无想,像一部闲置的
旧机器。关节锈了。大脑锈了
过去,我雄赳赳,气昂昂
 
《地铁。打量》
 
一米内。我们盯着对方
她,浮肿。倾斜。金丝镜。留海过眉
她只看到了我的镂空手钩米色衫,精致怀旧
她看不到我眼里的激情。是颠三倒四的
桃花,粉紫。嫩绿。金黄
谁的忧伤。隐在去秋的眉梢。清晨六点的东三环
苍白无序。我是迟钝的。没被分解的刀
玩杀人游戏,我惊魂未定
铁轨左侧的高架桥。凌空截肢
歧路无羊
风扇照例在地铁天花板上方,呼拉拉扇
 
她看不到我眼里的风。来自远方
但是我看到她的惊吓,来自我的
赤裸。火辣。不回避
事实上,我瞳孔散光。迎着她
像迎着镜子里另一个赶早的自己
为减少误差,寻找合适的树杈
清晨六点的东三环。我一个人走路
像一只盲目的鸟
这世上,还有多少打着旋涡的鸟巢
被命运之手,随意安插
 
《读诗》
 
不激动,不复帖
看到烂诗。摇摇头
看到烂诗,不是我的错
不必着急,不必叹气,写烂诗
不是我的错,不好就不好
烂诗与春天的虎牙没有任何关系
事实上,看到好诗
我通常回复的是:操!写得真好
 
《一切都远非想象中那么美好》
 
花落苇丛。唇瓣苍白
雁过留声。昆虫留下败迹
这一切
都远非想象中那么美好
如同过气的情人。从后往前翻
一切都像虚构,爱情的过山车
咩咩尖叫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