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我看《汉水文苑》(周中林)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4/6/18                           点击:1099
我与《汉水文苑》结缘是在2008年。这一年的《汉水文苑》第2期发了我为李辅贵先生的一部小说集写的评论。从那时起,我就成了《汉水文苑》的一个忠实读者和一个不太勤奋的作者。在与《汉水文苑》的编者打交道的过程中,我重逢了许多老朋友,结识了很多新朋友。《汉水文苑》我几乎每期必读。在阅读中,我渐渐喜欢上了这份厚重、大气、有特色的刊物,而且从中体味到市作协领导和《汉水文苑》的编者为办这份刊物所付出的艰辛。
《当代作家评论》主编、编辑家林建法先生说过一句话:“做一本杂志就像养一个孩子。”一个孩子经过十月怀胎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得让他活下来,还要让他好好地成长,并且对他寄予很多期望,希望他与众不同,比别人家的孩子更健康、更聪明、更漂亮,更有出息。办一个刊物又何尝不是这样?让它活下来,需要四方奔走,筹集经费;让它有品位,受欢迎,具有持久的、旺盛的生命力,需要付出智慧、胆识、心血、汗水和耐力;在文学日益边缘化的今天,需要刊物的主办人和编者秉持一份对于文学的虔诚、执著与坚守。我列举的这些,《汉水文苑》可敬的主办人和编者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出色。
《汉水文苑》是一面旗帜,文学的大旗高高举起,将仙桃市各个角落的文学的散兵游勇,或者“啸聚山林”的“好汉”聚集到文学的旗帜下,组成了一支实力可观的文学队伍;《汉水文苑》是系在风筝上的那根线,牵住了远在他乡的游子的目光和他们的心,他们在天南海北打拼,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无论得意还是失意,这里都是他们心灵的港湾;《汉水文苑》是摇篮,那些钟情于文学的“丑小鸭”,在这里经过点化,正在成长为文学的“白天鹅”;《汉水文苑》是存储器,在这里积蓄着仙桃文化的正能量;《汉水文苑》是宣言书,在群雄逐鹿的荆楚大地上宣示着仙桃的文学实力。我说的这些,并非言不由衷的溢美之词,而是一个读者对一份刊物真实的印象和发自内心的赞许。
一份文学刊物,寄托着主办者和编者的文学理想与追求,这首先体现在刊物的定位上。有以文昌格老总为代表的儒商们的鼎力支持,《汉水文苑》不必低下高贵的头,去为五斗米折腰,去媚俗,去取悦市场和低品位的读者。它始终坚持纯文学的立场,在欲望和低俗泛滥,文化消费主义主导文学市场的当下,这是难能可贵的。
一份文学刊物,从它存在的价值上考量,主要在于出作品,出人才;一份地域性的文学刊物,还必须办出自己的特色。这些,《汉水文苑》都做得很好。
提几点建议,说得不对的,就让它随风飘散。
 
一、坚持地域性与开放性的统一
《汉水文苑》的沔阳地方特色保持得很好,主要体现在:作者队伍,以本地作者为主;作品内容,以表现地域文化和本地人的生活为主。举凡沔阳的自然风光、特色物产、风俗民情、人文掌故、历史人物,以及当下仙桃人的生存状态和喜怒哀乐,在《汉水文苑》里都有生动的描摹和再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地域特色是这份刊物存在的理由,这一点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必须坚持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汉水文苑》的开放性略显不足。这里有一个问题,强调开放性会不会丢失地域性?我以为不必过于担心。只要编者心中有一个保持地域性的理念,而且在作品内容和数量的编排上体现地域性,就不会让地域性丢失。在此基础上,适度地对外地作者开放,每一期有意识地刊登一两篇外地作者有特色、有分量的作品,可增强刊物的包容性和厚重感。包容,是一种气度和胸襟,更是一种自信。开放,对于本地作者也是一种压力,可促进本地作者在创作上更多地下工夫。
 
二、策划推出重要作品和文学新人
任何刊物都少不了策划。策划说白了就是通过研究,对某一期或者某个时间段刊物的内容和形式做一个整体构想,并特意做出某种决定和安排。策划是对刊物编辑方针的细化,体现了编者在各个时期的编辑思想和意图。我之所以提出如此建议,是从刊物出作品、出人才的初衷出发的。《汉水文苑》的栏目,目前大体上是按文体设置的。是否可以考虑为重点作品和文学新人设置栏目。如为重点作品设置类似“特别推荐”的栏目,而且与作品一道,安排作者的“创作谈”和评论家的评论,形成一个“集束炸弹”。为文学新人设置名为“新干线”或者“新视野”的栏目,一次可发同一个作者的1—3篇作品,在作品后面同样安排创作谈和评论,形成一个专辑,以此强调编辑意图,着意推出新人。国内有的文学刊物还在重点作品前面发200字左右的“责编稿签”或者“编辑点评”,起导读的作用。这些做法可以借鉴。当然,真正有分量的重点作品和杂志社需要着意推出的文学新人,是不可能信手拈来的,需要花气力培育和积累,我相信仙桃人有这种创造力。这样的做法是在有专职编辑队伍的刊物编辑部实行的。我们的编辑们都是不在《汉水文苑》拿工资的“义工”,我的这个建议也许有点脱离实际。
 
三、强化编辑意图的导向作用
就文学创作而言,在当下,作者写什么,怎么写,都是自由的。没有谁为文学创作设置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框框或者标准,也没有谁来干预作家的创作。但是,有些作者,特别是年轻作者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某一个时期的创作正陷入自己设置的陷阱而不能自拔,这种陷阱实际上就是创作的局限性,它有可能让作者一时间自我感觉良好,使得他眼界不高,视野不宽,作品的内涵不深,妨碍了他的成长;有的作者在某一个时段正处于创作的瓶颈状态,仅仅凭借他自己的努力一时难以取得突破,这就需要编辑老师的指点。请作家们不要误会,我这样说并不是认为编辑就一定比作者高明,但至少可以说旁观者清。为了年轻人的成长,编辑老师不妨在编辑意图上做出某种导向,引导作者的创作朝着有利于他成长的方向发展。
池莉和楚良是仙桃人的骄傲,但他们走出去了,他们就不再只属于仙桃,而是属于湖北,属于浙江,属于全中国了。仙桃需要新一代的池莉和楚良,而且要新人辈出,《汉水文苑》在培养文学新人方面责无旁贷。
 
四、寻求官方的支持
据我观察,《汉水文苑》虽然是市作协旗下的刊物,具有官方背景,但这份刊物是在一些热心的民间人士赞助下,在一批文化人的努力下,才走过了这几年的艰难路程。我不知道,市委、市政府的有关部门,对于本市的这一份重要刊物是否有财政上的扶持或者名正言顺的拨款。如果说前些年市财政是个“吃饭财政”,那么现在可说是财大气粗,今非昔比了。市财政每年拿出很小的一点份额,足以支持《汉水文苑》这个“少年”活得更好,走得更远,让它多出成果,多出人才。市文联、作协的领导,可否放下身段,多多呼吁,争取市委、市政府在办刊经费上的支持?这是向“娘家”寻求帮助,不丢人。换个角度说话,如果在统计体系里面设置一个名为“文化GDP”的指标,《汉水文苑》在仙桃市应当属于贡献大户。一座城市,如果光是关注经济增长而没有文学,就会少了几分优雅和高贵,少了几分清新和灵动,少了几分激情和深刻。而花点小钱来换取一座城市的文化生产力和精神品位,体现执政当局的精神境界,这笔账无论怎么算,都是划得来的。党的十八大提出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总体发展战略布局,就是仙桃市委、市政府拨出经常性的经费,支持《汉水文苑》最正当、最充足的理由。
《汉水文苑》的作者和编者们正在参与书写新世纪的仙桃文学史。祝愿《汉水文苑》长成参天大树,并且成为一株文学的常青树!
谢谢大家!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