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文学成全了周元镐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4/3/6                           点击:1375

湖北日报讯 刘富道

  周元镐,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当过农民、烧窑工、码头工、报社编辑记者。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天下》,长篇纪实文学《我们为刘晓庆辩护》,中、短篇小说集《无字的花圈》,儿童文学《风筝飘飘》以及剧本《文革爱情》《白蝴蝶 黑蝴蝶》《红肚兜》《仙女》等。

  一起喝酒的时候,元镐给我敬酒总爱说:“没有刘富道,我至今还会在黑暗中徘徊。”

  这是套用伟人的一句话,在我听起来像是戏言,而元镐总会强调他的真诚,一个获得城市身份的农村人的真诚。

  我在湖北省军区政治部当文化干事期间,曾经主编湖北民兵革命斗争故事集《滔滔洪湖浪》、《巍巍大别山》。我们组织了一个有50多位军内外作者参加的创作学习班,集中修改作品,周元镐便是其中之一。他是潜江县的农村青年,他的作品《风筝飘飘》文字清新可读,那是1975年,还在如火如荼的文革之中,这样笔调的作品尚属凤毛麟角。1976年后《人民文学》杂志社有意调我去做编辑工作,我把它推荐给了《人民文学》我熟悉的编辑向前,得到她的认可。过了一段时间向前给我来信,说这个作品中还有“三突出”的痕迹。我又到潜江同元镐商量,做了去掉这个“痕迹”的文字工作。《风筝飘飘》以短篇小说的名义在《人民文学》1977年第4期发表了。这对于当时的潜江县来说,算是一个轰动性的新闻。一时间各地改编连环画改疯了,成功改编的有9家出版社,上海改编的一种就发行了200万册。

  编第二本民兵故事集时,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就从军内和地方借调两个人来帮忙。我跟陶处长一道驱车潜江,在乡下找到周元镐时,他还在田里做活。当天晚上,他住进省军区三道街招待所,这个青年农民做起了编辑工作。这正应了一句古话: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元镐在省军区帮助工作有三四年时间,我到武汉军区以后,他还留在那里,因为有这段经历,很多人以为他当过兵。

  在文学这条路上,元镐起步早,起点高。因为有上述那些经历,元镐后来考上武汉大学中文系插班生,并且当上了班长。在校期间他创办了白校徽文学社,校长刘道玉亲自到场祝贺文学社挂牌成立。炙手可热的武汉大学学士学位,成为他在我们城市里的通行证,相当自由地挑选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我曾经被元镐的小说迷住了,他笔下的江汉平原,让我十分向往。只有元镐知道,我动过一个念头,要主动脱下军装,放弃“高官厚禄”,让自己的生活平民化,到潜江去当一个农民。我甚至让他带我在潜江乡村考察过。我以为在江汉平原落户了,我的创作就会腾飞起来。后来我没能实现这一转变,也是元镐给我浇了一瓢冷水,因为他太了解乡村,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我曾经被元镐的襄河系列小说震撼过,他的《襄河一片月》、《月照襄河渡》、《无字的花圈》等作品,代表了他在写作高峰时期的成就。后来,他有长篇小说、长篇纪实文学及一大堆剧本问世或等待问世,但都没有超过他高峰时期的水准。

  几十年的友谊还在,家父家母在世时,都喜欢他来玩。我的生日在正月,元镐每年选在我生日那天,来给刘干事刘老师拜年。近几年我不让他来了:一怕他破费,二怕我受累。我觉得是文学(而不是刘某人)改变了他的人生,他应该用高品质的文学回报社会,他完全可以心无旁骛地写得更好。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有晚辈朋友为我庆生,他同张道清相约来了。他们是在省军区时认识的,张道清现在影视编剧圈子的红人。酒席间元镐又来老一套,没有刘富道云云。在他称我兄长时,道清不依了。原来,在军营里,小儿子喊他们周叔叔、张叔叔。等儿子长大了,道清主动让我儿子喊他张大哥,他不能容忍周叔叔还继续保留原辈份不变。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