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浏览
用露珠纺织桂冠
来源:仙桃市作协                           发布时间:2014/3/6                           点击:1187

湖北日报讯 张执浩

  阿毛,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代表作有《女人辞典》《爱情教育诗》《多么爱》《取暖》《玻璃器皿》及《当哥哥有了外遇》等。作品入选百余种文集、年鉴。获得过2007年度诗歌奖、华文青年诗人奖、中国2009年度最佳爱情诗奖等奖项。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阿毛还叫毛菊珍,但樱花还是当年的樱花,桂花还有当年的香气吗?这个假设令我在写这篇印象记时有过短暂的恍惚。最近,我越来越觉得“穿越”是可能的,至少在文艺作品中是成立的,不然的话,我们在时光的链条里只剩下了孤零零的“现在”,而失去了“过去”和“未来”,这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在毛菊珍的年代我依稀看见了阿毛的影子,而在阿毛的年代毛菊珍依然栩栩如生。

  “以前我走的路,都很平坦/以前我走的路,都在生活的表面/我整天写诗,做诗人/我整天爱呀,做恋人……//现在我走的路,很坎坷/现在我走的路,都在生活里面/我整天写字,做作家/我整天做事,做俗人……”——在这首题为《从前和现在》的诗里,阿毛将自我一分为二,但在我看来,这二者之间其实也已诸多的重叠,因为从前的路一直铺到了现在,平坦中有坎坷,表面包含着里面,诗人也是俗人。

  几年前我曾在一篇评论阿毛的文章写道:“任何一个有抱负的写作者必定是一个敢于与时代、与生活玉石俱焚的人,他(她)的勇敢、决然缘于个体的遭遇,同时又不独独属于个人,他(她)要对抗的甚至不是别人,不是那些迷眼的道德之灰,而是共存于我们人类内心深处的那块善恶交织的顽石。”几年过去了,我看见阿毛更加坚定地走在自我认定的路途中,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摇摆,越来越让人佩服她弱小的身躯下居然蕴涵着如此惊人的能量。

  阿毛是一个渴望“诗生活”的写作者,她需要用诗歌来拯救生活,同时也需要用生活养育诗歌。这样的写作者除了应具备丰沛的才情外,还要有一只“强壮的胃”,用以消化日常生活中难以数计的杂质。“上午在擦玻璃,购物,安居/下午在女性主义的栖居地”,在这里,我们看到阿毛从容优雅地穿行于物质与精神的“境遇”中,真正将写作与生活水乳交融在一起了。

  阿毛和我同属一个时代,现在又共处一个单位,20年前我们“以文会友”,20年后我们仍然在干着相同的事情。我常常认为自己是一个“替人做梦”的人,因为与我们同时代的那么多有才华的青年一个个被迫疏离了文学这个行当,而上帝却给了我们继续把这个古老的梦做下去的机会;我也自认为写作是一种噩梦连连的苦差,但每当我看见阿毛从容自信达观的神情,看到她“怀着把露珠砌成桂冠的野心”聚精会神地工作时,便很快受到了鼓舞。是的,光阴的流逝总是加速度的,而我们居然也能够一天天重复着活着。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奇迹”;而我们都还在写,而且还有望写得更好,这无疑算是更大的“奇迹”了。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中国仙桃网
版权所有:仙桃作家网  邮箱:hswy888@163.com